有约

有约 已完结 收藏

分类:文学

创建时间:2018年11月07日

标签:现代性

现代人精神与物质的分离导致去魅时代的到来,然而科学力量的绝对成立导致人类面向死亡时更加的无助,有约看似是对无上的神秘力量的膜拜,其实旨在唤醒现代人对自身精神世界的重视和谦逊的自知。生死除了唯心的观想,... [查看全部]

得分:

开始阅读
给TA打分:
正文内容

有约

“不不,这不可能!这只是一个梦而已!您不能这么当真!”

“不不不,你说的不对,你看,从我醒过来到现在不是已经有很多事都应验了嘛?”

……

争吵已经持续了两个小时,画着浓妆的冯导站在前台,紧锁着眉头,额角的青筋仿佛伴舞般随着咨询室里的音调一跳一跳,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家心理咨询公司开业第一天就遇到了这样棘手的问题。

前台不断有人被争吵声吸引过来,已经有付过钱正在等待咨询的顾客重新排队,申请退款。收银的夏利姑娘一直在试图做些解释,但毫无疑问,越来越长的队伍显示,这样下去,只是一位客人就能让今天的咨询中心颗粒无收。

冯导职业化的笑容不知不觉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极易让人信服的严肃神情,他稳稳站到夏利的电脑椅上,像只瘦弱的螳螂一样振着臂,高声喊道:“大家请听我说,大家静一下!”看到自己逐渐成为所有目光的集合点,冯导满意地点点头,将声音压回胸腔,如同一个播报广告的低音炮一样隆隆讲到:“大家请放心,咨询室内正在解决问题和咨询的是我们这里的首席心理咨询师和第一位顾客,如果我们无法解决顾客的问题,有约心理咨询中心将承诺全额退款,是全额!”

骚动的顾客逐渐冷静下来,坐回大厅休息区等待。周末的时间看似宝贵,但对于这些坐在心理咨询中心的顾客来说却是无足轻重,至少对咨询中心来说是这样。冯导继续微微皱起眉头,演说一样地解释道:“我们的首席心理咨询师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在美国是最负盛名的心理学家之一,但他感怀祖国恩情,不远万里回归故里,请大家不要焦躁,他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也相信越是难解决的难题越能体现我们咨询中心的能力,请大家稍安勿躁,等待……等待结果!”

屋内的争吵声愈演愈烈,冯导的思路还是被打断。他打开舒缓的室内轻音乐,面色铁青地走向咨询室。

热烈的“咨询”刚好陷入一阵尴尬的寂静中,冯导此时敲门而入地恰到好处。咨询者是一个高大健壮的年轻人,黑色风衣被他随意搭在椅背上,纯黑色头发明亮浓密,鼻梁高挺,双目炯然生光,修长的身型像是从黑色风衣里开出的一朵优雅玫瑰,长达一个小时的辩论并没有让他感到一丝疲惫,而和他相反的,正对着他正气喘吁吁的是一个可怜的老人,也是这家心理咨询中心名义上的主人:陈教授。

陈教授佝偻着脊背,像只垂死的猫一样硬着脖子回过头来,望了冯导一眼,才又挣扎坐下继续对年轻人说:“这样吧,其实你说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你说梦境中你是死于谋杀是吗?”

“是的,死于上午10点。”

“也就是说你还有不到2个小时的生命是吗?”

年轻人看了看摇摆的挂钟,脸色好像变了变,随即站起身来盯着陈教授的眼睛问道:“你的意思是?”

陈教授为难得说:“我的意思是,你只能认为这是个梦,就像我说的,到目前为止所发生的重合事件,包括新开业的心理咨询中心,化浓妆的门卫,都可能只是巧合。你对梦的真切记忆,或者说梦本身是不会有这样的连续性的,最有可能的真相就是,所谓的谋杀是你自己的——臆想!再者,如果你真的如此相信这个梦,你又何必来这里呢?”陈教授对自己的诡辩似乎也不太有自信,声音很没有有底气。

“你接着说。”年轻人脸上波澜不惊,只是直起了腰,双臂环抱胸前,衬衫的袖子下鼓起健壮的肱二头肌。

陈教授无奈地继续说:“如果你仍然感觉我不能说服你,那么干脆,……”

“堵上名誉,堵上你的心理咨询中心,陪我待到10点是吗?”

“这……这,你怎么知道?”陈教授被年轻人的黑幽幽的眸子一盯,吓了一跳,说话也开始结巴。

“我说这是在我梦境中你说的话,你信吗?”年轻人皱着眉问。

“如果是这样,你的梦和现实已经不一样了。”冯导忍不住阴沉着脸说道,虽然表情遮在浓厚的化妆品下看得并不真切。

年轻人抬头正视着冯导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错了,我说的话和我在梦中说的,一模一样,而你们和你们所说的,通通都在我昨晚的梦里。”

冯导和陈教授迟疑着回味了一秒,彼此对视一眼,都目瞪口呆。年轻人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哆嗦。

“我也在你的梦中?”冯导讶异地凑到他近前问道,森白的脸看上去很像某种京剧脸谱。

年轻人貌似被吓了一跳,棕红色的瞳孔仿佛猫眼一样,猛地一缩,闪电般地,一拳就砸在了冯导脸上,同时向后跳开激动地大声说道:“就是你!”

冯导被年轻人一拳打得眼冒金星,摇摇晃晃地撑着桌子站住,嘴里一边吐着唾沫,一边含糊不清地骂着脏话。陈教授忙站过来扶住冯导,如临大敌地挡在年轻人和冯导中间。

年轻人似乎也被自己吓到,慌忙道歉,接踵而至的巧合让他一向坚韧的神经敏感异常。确定冯导没事之后,年轻人解释道,他对梦境的记忆似乎处于某种待激发的状态,只有恰当的时机出现才会触发具体的细节,所以刚刚无论是咨询还是冯导那张明显化过妆的白色大脸,之所以能确定是梦中真切发生过是因为现实确实和梦境完美重合了。

缓过来的冯导捂着右脸咬着牙,不信邪地问道:“那依你的梦,你接下来去干嘛?”

“警察局。”三人莫名奇妙说了同样三个字,话音刚落他们便都汗毛倒竖,感觉像是被某种巨大的野兽盯住一样。年轻人在空气中挥舞着拳头,大声冲冯导嚷道:“现在大致可以猜到,老兄,你的犯罪地点就是警察局了!”

冯导不置可否,镇静地打理着脸上的妆色,淡淡地说到:“那么一起去警察局吧,我就不信了!最坏的打算就是陪你空等一个小时,10点之后我们再营业,你说是吧,陈教授?”

陈教授满面愁容,脸皱巴地,像只抽象的酱紫茄子:“好说好说。可这……”

“放心好了,我以代理人的身份和你一起去。”冯导这样宽慰他。

陈彼得教授的有约心理咨询中心在开业第一天的黄金营业时间宣布歇业,有几家小型媒体和好事群众已经像闻到血腥味的牛氓一样簇拥而来。而此刻成为焦点的三人已经坐在了警察局警官的面前。

“先生,我们按例调取了您近三年来所有的生活影像资料,经分析您未罹患任何一种心理疾病,现在您可以填写一下《询问笔录》了,我们会在24小时内解决您的所有疑问。”接待警官是一个留着参差不齐的胡须,带着军帽的年轻小伙子,热情澎湃的职业话术和操作频繁的军礼都显示,这是个很新的新手。

“既然知道我是谁了,那请你把这里最靠谱的警官找来!”年轻人略显急躁地要求到,中气十足的声音撞在四周雪白的墙壁上,似乎还传回隆隆的回音。

“您是说局长吗?好的好的。”那位小警官激动地回答。

陈彼得和冯导坐在一旁的大沙发上越听越奇怪,正要开口问些什么时,问询室外一个巨大的身影和它的声音已经闯了进来。

“阿强啊,你不练拳,跑来报案又是在玩什么把戏呢?”陈彼得和冯导都属于中等身材,并不矮小,但刚刚进来这人却是足足高了他们两个头,步伐很大,走路带风,略显肥胖的身躯使警官制服看起来不是很合身。冯导和陈彼得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侧身给这个巨人一样的警官让座,脸色都有些发白。

年轻人不自觉地用眼角余光瞟着手表,同时表情凝重地和巨人局长说道:“爸,事情是这样……”

局长好像遇到了极其有意思的事,面色古怪地问阿强:“没想到你堂堂一个拳王还怕一个怪梦啊!”说完又看了眼冯导那张大白脸和单薄的身子,讥笑道:“再说了,就这位,也能杀人?”冯导和陈彼得不敢搭话。

局长见没人说话,气氛凝重,便打着呵呵开玩笑道:“这梦要是真的,阿强你可马上就要嗝屁咯!”

阿强脸色本来便有些难看,听到这句话脸直接变得刷白,好像是生了一场大病,毫无血色。冯导和陈彼得意识到,可能这句话也是和梦境中重合的。阿强裹了裹风衣,再次看了一眼手表:9:50。

局长看三人默不作声,实在无聊得紧,便起身对一直守在一旁的小警官说道:“小刘,去拿点水果茶点来。你们就坐着聊聊天吧,时间一过就可以走了。冯导是吗?你那个有约心理咨询有点意思,给阿强讲讲吧。”说完冷笑几声,背着双手走出问询室去了。

陈彼得面色不好看,脑袋耸拉着,脊背几乎像条蛇一样软弱地弯起来,他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阿强,朝冯导努了努嘴,心虚地说道:“都是这个臭小子的主意,我哪是什么陈彼得教授啊,我就是大学里一个打扫卫生的。这小子眼看心理咨询中心是个圈钱的路数,便拾掇我来入伙,这下好了,一分钱都没骗到还进局子里了!真是坑爹。”

阿强听到陈彼得说起了老底,便又转头看那冯导。冯导见事情败露,一面坐立不安地擦着脸上的浓妆,一面气急败坏地抱怨道:“不想着骗人怎么办,难道像咨询中心那些病人一样得精神病吗?人长得丑便没有好工作,没有好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只能一直穷下去!与其这样穷着得抑郁症,不如捞一笔再说!”

阿强听到这里不自觉得嘴巴大张,显然是被冯导这番话惊到了。冯导擦完脸上的化妆品,露出一张不是很好看,右边还有一片淤青的脸。他把茶几上的一堆纸巾推到一边,顺手拿起一个苹果,边削着皮边说道:“这几年有钱人也开始出问题了,你看看街上的心理咨询中心,五步一家,遍地开花,当然了,关门的也不少,店家也抑郁了呗!像我这样心理健康的店家实在不多了!”长吁短叹地说完,冯导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觍着脸凑到阿强面前眼巴巴地问:“对了,你爸刚刚说我们10点后可以走?是不是真的?”

阿强是个职业搏击手,看到有脸凑过来忍不住就想狠狠打上一拳,这已经是职业习惯,但他猛地看到冯导的右脸上有一片淤青,这是刚刚在咨询中心被自己亲手打的,血液还凝滞在皮下,隐约可以看到纤细的毛细血管,这个部位很像那些在擂台上和阿强拼命,却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家伙,接着阿强用眼角的余光瞟到冯导的右手拿着刀,左手拿着刚削完皮的苹果,这让阿强心里一个机灵,这个场景好像似曾相识!

他下意识地想要马上跳开,远离这个叫做冯导的男人,同时拼命挣扎着要扫到手腕上的时间:是10点整!阿强的瞳孔倏尔被撑得浑圆,好像一只猫掉进一个无尽黑暗弥漫的泥潭中,空气中的水果味道让阿强思维有些停滞,他竟然有些好奇究竟会发生什么。

阿强的脸色僵硬,好像心情不是很好,冯导见状慌忙向阿强递出手里的——苹果?等等,该死的,刀在哪只手?

局长在监控中心的屏幕前,像一头圆睁怒目的公牛,通过八个监控器盯着问询室:阿强突然猛的站起来,好像触电一样,叫做冯导的穷鬼不知什么时候举起了双手!着冷光的水果刀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仿佛经历过无数次排练般轻易进了阿强的胸膛,或者说,是阿强很配合地迎上去!

“不!阿强!”巨人一般的局长在心里疯狂呐喊着,嗓子里却好像塞满了棉花,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心脏像被猛兽撕下一口,那种剧痛直让阿强眼前发黑。长期对伤痛的忍耐让他依旧保留着神智。他努力地低下头,张大眼睛,仔细观看那把扎在胸前的水果刀:倾斜着,刀柄轻颤,应和着年轻心脏有力的收缩。这活,真是巧夺天工,啧啧,足够让世上最优秀的解剖师汗颜呐。

看着阿强一头栽倒在地板上,仿佛一场搏击赛的终止!鲜红的血液晕染开来,仿佛一幅未完成的画作。所有人呆立原地,仿佛有约而至。

相关讨论

表情

更多讨论>>

作者

自由撰稿者

海神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