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与苍蝇

老虎与苍蝇 已完结 收藏

分类:社会小说

创建时间:2017年10月17日

标签:严打,老虎。

两个村子里的小孩打架,但带头的总是不出面。这令另一个村子的大哥无论如何也无法打败对方。因为人家根本不怕他。他只得设法找到老大把他打败。其他的孩子们全部如鸟兽散,再也不敢跟他们打了。只打苍蝇是不够,只有... [查看全部]

得分:

开始阅读
给TA打分:
正文内容
<h3>老虎与苍蝇</h3>

      李仡

一个秋天的下午,我又回到了阔别几十年的故乡,走访了亲戚、朋友和儿时的伙伴。

在一个高中同学家里,我见到了一张发黄的相片,那是他们的初中毕业相。但令人惊讶的是照片上我们村的全是女生,竟没有一个男生。在另一个同学家里,也见到了同样的照片,也是只有女生,没有男生。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村的男同学呢?他们怎么都没有照相?”我疑惑地问。

“他们连初中都没上,只上了几天就都跑了。”同学说。

“为什么?”我问。

“不敢念了呗。”同学说,“他们怕挨我们村牛平的打。”

面对我诧异的目光,他给我讲了一件奇异的往事——

你知道,我们两个村子都在城郊,都有各自的小学。小学毕业后,都要到东城镇读初中。那时,你大概已迁到外地,没在这里读初中,当然不知道个中原因了。

那时,各村都有一个孩子王。我们村的孩子王是牛平,个子不高,但块头大,横向宽,很有力气,爱打架。但他有个好处,不欺负小同学,专门打那种有名气的刺头,保护没本事的。属于那种好汉类的。所以,他在村里很有威信。你们村的孩子王叫吴虎,名气也很大。

那时正是林彪走红的时候,到处都在练武,学校里的班也不叫班,而叫排。初一共有两个排,咱们两村的孩子都在一、二排里。

在小学时,两个村子的小孩子就经常打群架,早就结了仇。现在到了一个学校,一个排里了,更是水火不相容。报到的第一天,两个村的小孩子就打起来了。

甭看牛平厉害,但我们村的小孩没你们村的齐心,我们常常被你们村的小孩欺负,连我都挨过不少拳头。谁要是挨了打,就去找牛平诉苦,牛平就替谁出气,把打他的小孩子揍一顿,但打我们的不是一个两个,而是象草原上的獵狗一样成群结队的,打了这个,那个又来报复。好汉怕的棍棒多,连他自己也被你们村的小孩打得鼻青脸肿的。主要是你们村的人多,只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保护了我们。只是,令人奇怪的是吴虎从来都没打过我们村的人,更没跟牛平打过架。只不过,你们村的小孩在打我们时他常象没事似地在一边看着,自己从不动手。牛平找不到他的岔子,没有机会跟他交手。

就这样,一拳难敌四手,由于牛平保护不了我们,他在大家中的威信很快便下降了。许多小孩都不再听他指挥了。

我们村到学校要过一条河。一次,吴虎和他的两个手下将河边的踏河石中间的几块般起,在下边垫了几块鹅卵石,想让我们在过河时掉进河里,看我们的笑话。

这事正好让牛平看见了。他早就想会一会吴虎,但没有机会,这次可叫他给逮着了。他凭着一身牛力气,将吴虎打得在水里哇哇乱叫,抓住他的脚脖子拧得他在河里满地打滚,还往他嘴里塞了一嘴沤泥。吴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糊了一身一脸的泥水,在我们的哄笑声中,象只落汤鸡一样落荒而逃。

那几个喽啰当然也被我们一顿狠揍,早已吓破了胆,连泥带水的逃走了。

从那以后,牛平一见到吴虎总要找岔揍他,在挨了三四回揍后,吴虎大丢脸面,再也不敢去上学了。你们全村的小孩一见吴虎不敢去上学了,他们就更不敢去了。就这样,不约而同,他们连初一第一学期都没读完就全都跑了,任凭老师说破嘴皮子也没用。毕业证上当然就没有他们的照片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回来见到村里小学时的同学,除了种地的,就是杀猪宰羊卖菜的,没有一个有工作的。当年叱咤风云的孩子王吴虎,正土头灰脸地给人烧锅炉,全然没有了当年为王时的样子。

相关讨论

表情

更多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