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难忘那些美好的时光

【两岸】难忘那些美好的时光 已完结 收藏

分类:散文

创建时间:2015年07月27日

标签:回忆、童年、岁美好

童年之乐 、 读书之趣 、爱书之旅 、 同学之谊 、文 学 之 缘 、编辑之情 、 涉史之感 、意料之外......

得分:

开始阅读
给TA打分:
正文内容

人的一生是由一段一段时光组成的,或艰难,或顺畅,或苦涩,或甜蜜。人们往往对那些感人至深的人生经历印象深刻,尤其对那些美好的时光更是终生难忘。

童年之乐

最难忘的大概是童年的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那些童年玩耍的游戏甚至许多恶作剧,至今回忆起来都令人忍俊不止。那时的孩子不像现在的孩子那么讲卫生,特别是乡下的孩子,整天与泥土打交道,于是与许多玩伴成了“抹泥之交”。乡村的泥土随处可见,比比皆是。几个小孩子随便凑在一起,用脏兮兮的双手掬一堆土,开始和泥,有时没有现成的水,甚至尿泡尿也把泥和了。或搓成泥球,等凉干后,用来做弹弓的子弹,去打树上的麻雀。那时连大人都不知道动物还需要人类去保护。或捏成小泥人,当然要分男和女啦,好进行配对呀,让他(她)们成为夫妻,再生出更多的小人来。

我的故乡就毗邻黑龙江畔,每逢汛期,黑龙江涨水,江水就会窜到屯子后面的北大沟里,各种各样的鱼儿也随之江水涌入其中。这时是我们这些半大孩子最高兴的时光,可下到水沟里浑水摸鱼。那时鱼真多,许许多多的鲫瓜子鱼和大鲤鱼直撞我们的腿肚子,我们用两腿一夹,再用双手抓住鱼头,这条鱼就归我们所有了。人们说的“棒打獐子瓢舀鱼”,真是名不虚传呀。

童年的乐趣可真多,夏天跑到树林子里、草甸子里、黑龙江边去玩,采酸麻浆,一种吃起来酸酸的植物。找鸟蛋,有时运气好,会寻觅到一窝水鸭子蛋,有十多个呐,回家让母亲放在铁锅里煮熟了,美餐一顿,真是人间美味,好吃极了,至今想起了那鲜美的味道还会流出口水来。秋天到生产队场院的谷堆旁或大豆垛边藏猫猫,寻不见时猴急猴急的,一旦发现对方藏谜的角落,又开怀大笑,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爽朗笑声响彻村庄的上空。冬天在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抽冰尕,踢毽子,另有一番别致的乐趣。那时作为孩子的我们,虽然生活贫穷,吃不像吃,穿不像穿,甚至食不果腹,衣衫褴褛,但是那时的孩子们十分快乐。不像现在的孩子(大多是独生子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被装在蜜罐子里,甚至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更被电视、电脑和手机所紧紧包围和束缚着,于是出现了那么多眼睛近视弱视小小年纪就戴上了不应该戴眼镜的孩子,失去了我们那一代人童年的乐趣。这难道是社会的进步,还是这一代儿童的悲哀呢?

                  读书之趣

我感觉最美好的时光应该是我的学生时代,那时的我几乎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对上学和读课外书有浓厚的兴趣,往往达到如饥似渴、废寝忘食的地步。或坐在教室里的书桌前,或钻进图书馆里,或埋头阅览室里。无论是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还是猫在被窝里微弱的手电筒光线下,我都会如入深山老林中的无人之境,进入最佳的读书状态。“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成为我的座右铭。由于我的勤奋好学,特别对语文情有独钟,从中学到师范,一直是语文课代表,还当过校刊编辑。这对我后来从事文学期刊编辑工作奠定了一些基础。就是在上学期间遭遇到“文革”的动乱时,我也没有中断读书,利用编辑小报的便利条件,混进已封闭的市图书馆,偷偷摸摸阅读了大量文学名著,如新中国成立以来出版的优秀长篇小说——“三红一创(《红日》、《红岩》、《红旗谱》)”以及“青山保林(《青春之歌》、《山乡巨变》、《保卫延安》、《林海雪原》)”等一一涉猎,手不释卷,如醉如痴。从这一系列长篇小说中我了解到中国革命波澜壮阔的历史,常常被革命前辈激动人心的英雄壮举和浩然正气所感动,激发出一种蓬勃向上的前进力量。每每回忆起那时沉迷书海的时光,是多么美好,不免常常为之怦然心动。

年轻时培养出的读书兴趣和习惯,往往一直延续到老年。因儿女在杭州工作,退休后我多次去杭州,除了逛西湖等名胜旅游景区外,大部分时间是在读书。儿女给我在省图书馆办个借书证,每次可借五本自己喜爱的书。于是我成了这家图书馆的常客。有一段时间我专门攻读散文书籍(包括作品和文艺理论),大量浏览了古今中外散文名著以及国内年度散文选,研究散文创作理论和写作技巧。并且边读边写,创作了散文《飘逝的笛声》、《寄情明月》(入选《中华散文精粹》第八卷)、《诗意的西湖》、《邂逅京杭大运河》(在文学期刊《春雨》发表)。

                   爱书之旅

“爱书吧,书是知识的源泉。”哲人的名言好似种子,早已撒入我的心田,不断萌动滋生着。几十年来,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

记得从小学步入初中时,产生了浓厚的读书兴趣。东找西借,大有饥不择食之状,不管什么书都奉为至宝,一读为快。身居穷乡僻壤,没有书店,无处买书。那时同村5个住宿的同学每人凑8分钱买一个土瓦盆用来洗脸,正赶上三年困难时期,缺衣少食,即使有卖书的,也没有买书的钱。只好把多买书的奢望暗暗藏在心里。好在有不少老师和我认识的乡亲们还有一些藏书,我经常找他们借阅。每借到一本书,如饥似渴地读着。有时在煤油灯下一熬就是半宿甚至通宵。

进城读书以后,由于家境贫穷,也没有多少买书的钱。为了买一本好书,只有节衣缩食,宁可不穿新衣服不吃零食,也要把书买到手。“文革’期间,我因事离校,逢上一届毕业生毕业,学校一片混乱。等我返校,我最担心那一箱子书,结果连同箱子不翼而飞,我的铺盖卷也被席卷而去。没有褥子铺被子盖,并没掉泪,可丢失多年来好不容易一点点积攒起来的书,如剜我心头肉一样,切肤之痛难以忍受。

走上工作岗位以后,尽管薪水微薄,也要挤出一些钱买书。日积月累,书日益多了起来。书的存放发生了问题。乡下老鼠多,对纸特别亲近,经常光顾我的书架和书箱,一时照顾不到,就被它们尽情啃噬,使一些书边角破损,重者面目全非,变成了一堆碎纸片子。我怒火中烧,对老鼠恨之入骨,用鼠药药,用夹子夹,对老鼠展开一场歼灭战。往城里搬家时,把不适宜城里的破烂东西都甩在了乡村,但书是一本不能丢下,统统搬到城里。看着一箱箱、一捆捆书,有位帮助搬家的同学笑着说:“你是孔夫子搬家——都是书。”

近些年,我经常去逛书店、书摊,每每归来都有些失望。真正够文化品位的名著和纯文学书籍寥若晨星,而武侠艳情之类的书刊则充斥着市场。前些日子想找几部文学名著读读,不仅书店书摊买不到,就连图书馆也没有。在跨世纪的今天,仍然发生读好书难的问题,深感遗憾。

我与书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坎坷历程,尽管如今商品经济的大潮波翻浪涌,人们大都被卷入一切向钱看的滚滚红尘中,我依然难改初衷。吾在书中,书在吾心。

                   同学之谊

在那个纯真的年代,人们相互之间结下的友谊也是纯洁无私的。我们许多同学一毕业天各一方而失联,竟长达四十年才得以重逢相聚,一见面,相互之间都感到十分陌生,有的需经仔细辨认才知道是谁,有的需要提示(甚至说出绰号)才相认。

这漫长四十年来,一直想见我的一位同学,一位曾经在共患难中帮助过我的同学,当我们终于见面后,我提起四十年前她曾经给过我四斤粮票的事(那时粮食紧缺,粮食是评票定量供应的),而她却不记得了,好像在她的记忆中没有这回事儿,而我是不能忘记的,同学中的许多往事我都淡忘了,唯独这件事,我始终记忆犹新。四斤粮票,虽然不是很多,但它始终是沉甸甸的,在我心中的重量是无法用数字来估量的。四斤粮票,四十年,我没有忘,就是再过四十年,我也不可能忘记的。人是需要懂得感恩的,永远珍惜难忘的友情,珍惜那些人与人在一起和睦相处、互帮互助的美好时光。人类社会的进步,是需要这种精神来滋养和维系的,这是人类共生共存所必须的。

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有时甚至稍纵即逝,往往在我们还没有感到值得珍惜时,就时过境迁了,永远的失去了,并且一去不复返。真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但会给我们留下永不磨灭的美好记忆,直到永远。那些美好的时光虽然离我们渐行渐远,但我们会从中感悟到人生许多可贵的东西,并受益终生。

                     

文 学 之 缘

我从小愿意听大人讲故事,什么大八义、小八义、鬼狐传,什么水浒、三国、西游记等等。在那个年代的农村,我的外祖父算个文化人,在漫长冬季的闲暇时间里,他给我讲了好多好多故事。有的故事是他从书中看到的,有的故事是他从别人口中听到的,有的故事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今天看来,听故事也是一种文学熏陶。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文学的种子,总有发芽的那一天。

上学以后,通过学语文课,开始识文断字,学习了记叙文、古诗、新诗等,开始真正接触文学作品。特别是上初中以后,阅读能力增长,阅读文学书籍的兴趣大增,有时达到如醉如痴的程度。开始读当时流行的文学书,马雅可夫斯基、臧克家、贺敬之、郭小川的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暴风骤雨》、《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等长篇小说。当时在乡村上学,图书相当匮乏,找到一本可读的文学书籍真是不容易。我能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应该感谢我初中时的语文老师杨文名,可以说他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他不仅耐心修改我的作文,还把他收藏的大量文学书借给我看。按照他“多读多写”的教导,我如饥似渴地读书,争分夺秒地写作文、写日记。从此,我的写作能力不断提高。我还记得当年中考时一篇作文的题目是《给越南青少年的一封信》,我当时以全县作文得分最高的考生,考入了佳木斯师范学校。

我由农村走进城市,学校图书馆、阅览室是我经常光顾的场所,古今中外大量文学名著进入了我的视野。尝试写一些小诗,试着往报社投稿,有一首小诗竟在报上发表了。自己写在白纸上的钢笔字竟然变成了报纸上的铅字,当时心情十分激动。在我数十年的写作生涯中,也许正是这篇处女作始终鼓舞我笔耕不辍。

走上工作岗位后,我没有放弃对文学的爱好和写作。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里,我写了一首又一首歌颂农村、农民的诗歌。我在诗歌创作上的点滴进步,与我的文学辅导老师李佳才是分不开的,他先后担任过《绥滨文艺》、《江花》、《茅草地》等文艺期刊的主编,我写的诗歌能够在这些刊物上发表,李老师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他给我讲解了诗歌创作的原理和写作技巧。时间虽然已过去了40余年,我至今难以忘怀。我与文学的不解之缘,不仅与自己的不懈追求有关,还与我县文艺刊物有密切联系。我县1978年创刊了文艺期刊《江花》,直到1981年停刊,我不断投稿并在上面发表。

对我文学创作影响较大的是圆了我大学梦的那两年——1983年至1985年,我考入黑龙江广播电视大学,脱产系统学习了北大中文系的14门课程,从古汉语到现代汉语,从古代文学到现代文学,从文艺理论到基础写作,从而加强了文学修养,提高了驾驭文字的能力,为后来的文学创作打下了基础。

阅读是提高写作能力的基础。在文学创作中,我坚持边读边写、多读多写。从事文学创作,没有什么其它捷径可走,只有老老实实地认真读、认真写,你才能有所进步。我先后订阅了《人民文学》、《文学评论》、《诗刊》、《散文选刊》、《北方文学》等文学期刊,从中汲取了文学素养。无论是在工作岗位上,还是退休后,我始终坚持读书。一段时间我成了浙江省图书馆的常客。我写的散文之所以能在报刊杂志发表,与长期阅读各种书籍是分不开的。

我大约在45岁以后,重点从事散文写作。我觉得散文更适合初学写作者。散文可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如实记录下来,抒发自己对人生对社会的真情实感。我的第一篇散文《月饼的故事》发表在《鹤岗晚报》文艺副刊上,从那时起,我对散文写作投入了很大的热情和精力。我的散文有对故乡景物和建设成就的讴歌,有对自己往事的回忆,有对亲人朋友的怀念,有对人生的思考。最近,我将自己写作的散文进行了一番整理,准备挑选一下结集出版,算是对自己散文创作的一个小结。

回顾自己的写作经历,我认为要使自己的文学作品不断提高质量,与生活的积累、思想的锤炼、语言的修养是息息相关的。因为,每一篇文学作品都是社会生活在作者头脑中的反映,你不深入生活,对生活、社会、人物没有什么深刻印象和感悟,是写不出好作品的。在投身现实生活中,还要有自己思想上的认知能力和敏锐的观察能力,这就需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和理论水平。然后是自己语言文字表达技巧的娴熟。这三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每位成名作家,都是在这三个方面狠下了一番功夫的。我与每位文友交流时,大都围绕上述三者进行探讨的。文学是人生的学问,需要每一位爱好者穷其毕生精力去研究大千世界和复杂的人生。写作无涯,学无止境。

从事文学创作是一项艰苦而寂寞的工作,没有耀眼的光环,亦没有丰厚的回报,全凭作者的满腔热情和一颗痴心。像苦行僧那样清心寡欲,淡泊名利,褪去浮华,远离物欲,不羡权势,不求恩宠,不恋繁华,内心宁静,只有如此,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神圣的文学事业中。贵在坚持,这句话对从事文学写作者尤为重要。一旦有了这方面的兴趣和爱好,就不应该轻易放弃。半途而废的人不少,能始终坚持数十年的人可能还是少数,我作为这少数者之一,不想搁笔,虽年老体衰,仍痴心不改。热爱是成就一番事业最有力的助推器。既然我们热爱文学并选择了她,我们就与她结下了不解之缘,就应该像辛勤的农夫那样,一年又一年耕耘着农田。像勤劳的园丁那样,常年累月用汗水浇灌着花树。尽管历尽风霜雨雪,困难挫折,含辛茹苦,也一定让人间春色满园,美好无限,同时也给自己的生命增添些亮色。

编辑之情

那时只顾埋头写作,做梦都没有想到还能与编辑工作打上了交道,竟有了四次编辑工作的经历。在师范学习期间,由于我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在我的语文教师隋老师的推荐下,我成了校刊《灌溉》编辑之一。后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学校停课闹革命,市里成立红卫兵总部,并办一份小报,我稀里糊涂又当了编辑。参加工作后,在县政府办任秘书期间,负责编辑《县政府简报》、《政府情况通报》和《外地信息摘编》等刊物。退休以后,县文联领导十分器重我,2009年11月份让我负责筹备创办《奥里米文艺》(文学季刊)。

近30年,我县一直没有什么文艺刊物。在这期间,我数次去县文联呼吁未果。这不能不说是我县文学创作上的一大损失。直到2009年11月份,县文联领导调整后,我积极建议创办本县的文艺刊物,终于有了结果。在县委宣传部和县文联领导的积极运作下,于2010年1月正式创办了绥滨县的文艺期刊《奥里米文艺》。作为一名编辑,我深感责任重大,我竭尽全力认真组稿编稿,努力提高刊物的可读性,争取不负众望,把期刊办成宣传绥滨的窗口、培养文学作者的园地、广大读者手中的读物,让大众喜闻乐见。

为了做好文学期刊编辑工作,我坚持做好以下几点:一是广泛联系作者,广泛征集稿件。二是经常与作者研讨文学创作问题,提高稿件质量。三是学习外地文学期刊办刊经验。四是深入学习文艺理论和小说、散文、诗词等文体写作方法,提高编辑工作水平。五是经常征求县文联领导、作者及读者的办刊意见,增强刊物可读性。

《奥里米文艺》期刊已正式出刊20期,增刊两期,共22期。得到县领导的认可,读者反响不错,发现并培养了一批文学新人,对繁荣发展我县文学事业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在晚年能为我县的文学事业尽点绵薄之力,我感到无比欣慰。

这段编辑工作的时光是宝贵的,不仅及时出版了期刊,还结交了许多文友,和大家不断交流文学创作的体会,共同提高文学创作水平。我热爱文学,热爱《奥里米文艺》文学期刊,满腔热情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减弱,热爱应该是永恒的。这些都将成为我美好的记忆。

                   涉 史 之 感

我参加工作一直在县、乡两级政府机关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从事文秘工作。我注意收集各种资料(包括现实的和历史的),这些资料由于数次搬家,大多已经散失,现在想来十分遗憾。

退休以后这些年,由于县政协、档案局、发改局、网箱养鱼办等单位聘请我撰写书稿和一些公文,把我多年来喜欢收集各种资料的习惯又继续下去。广泛收集涉及绥滨县基本情况的资料,例如:历史、县情、政治、经济、自然、人文等等。特别是关于绥滨县历史方面的资料,重大历史事件真相,我更加注重收集整理。

地处边陲的绥滨县有着灿烂悠久的历史文化,是黑龙江省的文物大县。从遥远的新石器时代起,人类就生活在绥滨这块土地上。据考证,4000年前的商周时期,肃慎人就生活在这里,至挹娄、勿吉、靺鞨、女真,满州各族期都有遗址佐证。绥滨的土地依江傍水,境内泡河众多,是古人类生活的理想地方,这也是绥滨县境内古遗址众多的一个根本原因。经多年的考古考察,现已发现认定绥滨县境内有古遗址100多处,其中奥里米古城遗址被定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兴古城遗址、同仁古遗址、北山古城遗址、东胜古遗址被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翻开绥滨的现代史册,无论是在抗战烽火燃烧的岁月里,还是在解放战争的炮声中;无论是在犁耕刀割的垦荒年代,还是在抗洪治涝改造大自然的斗争中;无论是在经济建设的进军中,还是在社会发展的历程里,勤劳、勇敢、智慧的绥滨人民无不做出无私卓越的贡献,以此不断推动绥滨各项事业生机勃勃、硕果累累。

我想自己作为一个绥滨人,应该热爱自己的家乡,为家乡的建设和发展尽一点微薄之力。作为绥滨人,应该了解绥滨,不仅要知道她的今天,也需要知道她的昨天,以便使她更好地走向明天。这样,就需要对绥滨的历史和现实进行深入的研究。要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必须掌握大量真实可靠的文史资料。

历史学家说,遗忘历史等于背叛,牢记历史,才能迈向未来。

由于各种原因,我县的文史资料还不够健全,一些过去的历史事件以及相关人物缺乏详细记载,一些关于绥滨县经济社会发展的史料也不够完善。收集整理这些历史资料,除了查找现存的文字资料外,更重要的是采访那些历史的亲历者和当事人。可惜,由于年代久远,一些历史的亲历者已经离开了我们。

挖掘历史资料,现在需要进行抢救性工作,县政协会议上已经提出这方面的议案,已经引起县领导的重视。现在应该抓紧时间,采访那些熟悉绥滨历史情况的老领导和相关方面的专家,趁他们还健在,从他们口中或他们掌握的资料中得到更多宝贵的历史资料。现在需要了解和掌握的关于绥滨历史资料涉及方方面面。笔者认为,应该从绥滨的实际出发,看看绥滨主要缺乏哪些方面的历史资料,从目前县政协、党史办和档案局整理出来的资料看,主要应从以下几个方面侧重收集整理:

1、绥滨古代史(同仁文化、完颜文化和奥里米文化)

2、绥滨民俗史

3、绥滨党史

4、绥滨垦荒史

5、绥滨抗战史

6、绥滨农业发展史

7、绥滨科技发展史

8、绥滨工业发展史

我经过数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收集到一些关于绥滨历史的资料,在绥滨改革开放30年发展史、绥滨知青史、绥滨抗洪史等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但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好多历史资料无从查找,还需要各部门认真提供相关资料,更需要各位历史亲历者的回忆录。

一位考古文物工作者曾经说过:眺望家乡的古老岁月,我第一次感到我的家乡是如此的伟岸,它居然承载了如此沉厚的历史和文化的积淀,它让我有了仰视的理由和自豪的根据。我亦有同感。

    每个县域都有自己的历史和记忆,正如每个人都会拷问自己“我们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一样。我生活过的地方曾经是什么样子?它是如何变成如此富庶而美丽的现在?了解了绥滨的过去,才能更好地设计、规划和建设它的未来。

    研究历史资料,总结历史经验,汲取历史精华,才能了解昨天,把握和珍惜今天,创造美好明天。   

盛世崇文重史。本人热衷文史,不懈收集数载,今后仍将乐此不疲。只求耕耘,莫问收获。

意料之外

在每个人现实生活中,总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有些事情甚至做梦都没有梦到,可它就实实在在地发生了,让人始料不及。人很难做到未卜先知,即使被一些人吹捧的那些人生预测大师或算命先生能预知人生的未来会发生什么吉凶之事,或口若悬河的乱侃,或瞎猫碰死耗子。人生世事难料,只能做好每一天,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未来很难预知,我们只能憧憬期盼着更加美好的未来。

在我人生履历中,也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还是从我毕业走向工作岗位那时说起吧。从师范学校毕业后,满以为我这辈子只能当一名人民教师,可毕业分配的现实,完全改变了我的初衷。毕业时正值学校放假,我到文教组报到,管分配的领导说,等开学你再来上班。可是,未等到开学,县委组织部领导通知我到县党校办班,通过一番学习教育,根据上级指示精神,把我们刚毕业的35名大中专毕业生分配到连生公社连生大队插队劳动,与知青一道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并没有当上教师,而却当上了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离开了城市,告别了课堂,走向了广阔天地,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艰苦生活。曾经拿笔的细嫩的手,变成了握锄头镰刀的粗糙的手。

经过从备、春耕到秋收的九个月劳动锻炼,县委组织部对我们再次进行分配工作。那时天真的我还以为会被分配去从事教学工作,可找我谈话的领导,却让我去忠仁公社报到,正好公社团委缺团干部,我就开始做共青团工作,后来又兼做公社知青办的工作。我的职业,那时叫干部,现在叫公务员。一个师范毕业生竟然一天学没教,是那个时代使然,也许我与教师这一职业无缘吧。

先后两次分配工作的事情,都是我意想不到的,也许因此改变了我人生的命运。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继续发生着。

从我毕业离开学校的教室告别课本开始,压根就没有想到还会回到学校的教室捧起书本学习。可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在我的身上。

那天走在下乡的路上,公社的一位领导告诉我,县委组织部通知:县委为了提高党政机关干部的文化素质,公开招考黑龙江省广播电视大学(中文脱产班)学生,我看你能考上,你应该报名。能成为一名大学生,曾经是我的梦想,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失去了实现梦想的机会。可如今实现这一梦想的机会竟不期而至,我高兴极了,很快报上了名,由于我知道的晚,还有两个多月就要正式考试了。由于报考人数较多,录取名额少,当时竞争非常激烈。我像百米运动员一样开始了最后冲刺,起早贪黑,废寝忘食,认真复习语文、史地、政治等课程,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了,成为42名学员中的一员。离开学校教室15年后,又走进了大学的教室,仿佛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可它就这样真实地发生了。

意想不到的事情还会继续发生在我的身上吗?

这种事情的确还在发生着。我退休离开工作岗位时,当我那天走出县政府机关的大门时,我不时回头望望高高的政府办公大楼,算是对在这里工作近20年的工作单位告别。我当时认为从跨出这个大门第一步开始,今后我再也不会回到这里工作了。

人生未来的经历难以预料,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却偏偏出现了。退休后,本应在家赋闲享受天伦之乐的我,却又重返县政府办公大楼,重新坐在了办公桌前。有一个明显的变化是退休前用笔写材料,这回却丢掉了笔,用电脑进行工作。在县文联创办的文艺期刊任编辑;在县发改局协助起草“十二五”规划及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点方面的文字材料;在网箱办等单位起草公文;在政协、档案局等单位撰写文史书籍。并经常向报刊杂志投稿。也算发挥一点“余热”,或者说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吧。

人的一生中,发生的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并非偶然,有些是必然的。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往往与我们的思维和行为有关,或与我们的学识和才能相联系,或与我们的勤奋好学息息相关。有些好的机遇只青睐那些有准备的人。

             

                 

爱好之说

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互相寒暄之后,不少同学都相互询问着毕业这么多年,各自都有什么爱好。有一位张姓同学说:“我好像没有什么爱好。”一位王姓同学马上反驳说:“你不可能什么爱好都没有呀。”“那你都有什么爱好。”“我的爱好比较广泛,吸烟、喝酒、打麻将。”“你那不叫爱好,只能叫嗜好,而且是不良嗜好。”“那你说什么叫爱好。”这位同学一时语塞。一位李姓同学马上接着说:“爱好,就是一种兴趣,你对什么特别感兴趣并积极参与,成为你的一种生活习惯,并且难以改变。”众人皆点头称赞:言之有理。

于是,大家把“爱好”作为这次同学聚会的中心话题,畅所欲言,都一一说出了自己的不同爱好——或爱好游山玩水,或爱好江边垂钓,或爱好唱歌跳舞,或爱好体育运动,或爱好琴棋书画......真是穿衣戴帽,各好一套。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啊。

      说着说着,大家探询的目光转向了我。一位同学对我说:“大家都知道你爱好什么,但我们毕业40多年,不知你的爱好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有没有变化?”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始终爱好原来的爱好,好像没有什么改变,也不可能改变了。”一位同学说:“在学校读书时,你就是个书迷,痴迷写作,钟情文学,万万没想到,这么多年你都没有放弃。这社会变化多大,对每个人的冲击力多大,你都没有转变你的爱好,十分难得。”我回答说:“我大半辈子就这么点爱好,就对文学感兴趣,对别的事情都不太感兴趣,用一句过去的词说就是死不悔改。”一位同学跟我开玩笑:你是那什么吃秤砣——铁了心啦!

     说到爱好,不是什么严肃的话题,爱好应该是十分轻松的事情,往往是随心所欲,没有什么功力目的,就像小孩玩游戏,爱玩什么就玩什么。没有什么组织或什么人去规定你必须爱好什么或不许爱好什么。人们在日程生活中,特别是在闲暇的时间里,总会有一些生活的情趣或特别感兴趣的事情,有时就会全身心的投入其中,热爱有加,甚至会穷穷尽一生的精力去穷追不舍,不离不弃。

说起我的爱好,可能与幼年家庭影响有关。在那时的乡村,我的外祖父可算得上一个读过私塾的文化人,他酷爱读书,知道许多那时农民不知道的东西。我是在听他讲故事中长大的,读书识字以后,就随便翻阅他收藏的那些书。似懂非懂地读着,读着读着就上瘾了,以致爱不释手。爱读书的习惯是从那时养成的。读完了书之后就想到了写作,读过的那些书都是那些有学问的人写出来的,我也想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于是我的爱好就转向了文学。

有了这种爱好之后,我常常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图书馆的某一角落、列车上的某一坐位、住宅内的某一旮旯、公园边的某一长椅,翻开一本我喜爱的书,默默地一行一行地读下去,从中学到一些自己想学到东西——或思想内涵,或生活哲理,或语言艺术,或各种知识。有人说开卷有益,还有人说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话确实有一定道理。由读到写,这可以说是我爱好发展的历程。这种爱好,也给我带来了工作上的方便。我自参加工作之日起,就与文字打上了交道,一直离不开写作(或公文、或文学),而且为此坚持了数十年,热衷于此,并乐此不疲,直到退休以后还在从事这方面工作,痴心不改。

人生的乐趣,往往就在自己的爱好中。在人生中坚持爱好,在爱好中享受人生。

报纸之友

    第一次接触报纸,还是在城里读书的时候。读着报纸,学着写稿,投到报纸副刊,处女作竟见诸报端。这已是40余年前的事了。40余年来,我与报纸结下了不解之缘。报纸,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良师益友。一日不读报,寝食不安,坐卧不宁。报纸成了我亲密的生活伴侣,伴随我一起度过青、中年,直至进入老年。

走上工作岗位以后,与各类报纸接触渐多。报纸成了我学习、工作和写作必不可少的工具。报纸简直就是一部日新月异的百科全书。什么政治经济、什么政策法规,涉及各行各业、天下大事和生活小事。一份报纸,包罗万象,满足了各阶层读者的不同需要。报纸成了党和政府的喉舌,联系人民群众的纽带和桥梁,其作用不可低估。

通过不断读报,使我学到了各种知识,同时也提高了工作和写作能力。通过读报、写稿和投稿,使我和报纸的关系更加密切,加入了通讯报道员的队伍。我写得各类稿件不断见报,写稿的积极性更加高涨,一年写稿最多时超过百篇。在当报纸通讯员期间,多次被评为优秀通讯员。每发表一篇稿件,都与原作认真对照,看编辑是如何修改的,从而提高了写作能力,为从事文秘工作打下了基础。报纸是我最好的老师,从中学到许多过去没有学到的东西,受益匪浅。学习和工作的一点点进步,都是与报纸分不开的。

多年来,我对报纸副刊更是情有独钟。特别是鹤岗日报副刊,是我从事文学创作的一块园地。虽然与各位编辑未见过面,也没有什么联系,但是,他们对稿件是一视同仁的。我写得稿件被采用,被他们无私的敬业精神所深深感动。在鹤岗日报副刊编辑老师的帮助下,使我在退休以后,仍能继续关注社会和人生,从事文学创作,并加入了鹤岗市作家协会。我能够做到这些,报纸功不可没。

如今,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翻阅各类报纸,重点是本市的报纸。读报,集报,成了我生活中的一大乐趣。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外出的火车及飞机上,都有各种报纸陪伴我,使我的旅途没有孤寂之感。在陌生城市的报栏边,都要驻足浏览一番,直到公交车开过来了,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多年来,边读边集报,把自己认为日后有用的报纸,分门别类地装在不同的报夹里。当然,也包括发表我写的各类稿件的报纸。虽然有些报纸已经泛黄变形,但也舍不得遗弃。

报纸,使我的退休生活过的有滋有味,寂寞、无聊和乏味与我无缘。在读报中品尝生活的乐趣,在写作中探求人生的真谛,决心继续笔耕不辍。感谢报纸,感谢编辑,使我的晚年生活其乐无穷。

只要有一颗美好的心灵,不懈追求人世间的真善美,我相信,我们人生的每段时光都会是美好的。

相关讨论

表情

更多讨论>>

作者

伊焕章,满族,大专(中文)文化,中共党员。曾在乡镇、县政府工作过,从事多年宣传、通讯、文秘等工作,酷爱文学,从事文学创作40余年,在省市级以上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00余篇(首),并获过奖。于2007年加入鹤岗市作家协会。

一方伊人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