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中的苍凉已完结

夜色中的苍凉

收藏分类:乡土小说

创建时间:2011年10月19日

标签:牧人 生存 

牧人哈斯保护自己家的羊

开始阅读
得分:

给TA打分:
想看 看过
正文内容

牧人哈斯是个四十多岁的蒙古族汉子,面色幽黑,长得五大三粗的。他家在自家草场的山坳里住着。由于他家后面大山围绕,所以经常有狼在夜间出没,有时一只,有时一、两个,或三、五只狼结成伙出来到羊盘上猎食牧人的羊,冬天更是频繁。

傍晚时分,哈斯骑着摩托车从离家不远的后山回到了自家的院门口。院子里的大黄狗叫了两声,出来后看见是自己的主人,就摇着尾巴走到摩托车跟前。哈斯家的院子不大,一个小土院儿围着两间小土房,再往东是他家的羊圈,半石半土的。他下了车,摸了摸狗头,向家里走去。一进门把沉重的棉大衣脱掉顺手扔到外间的炕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斜躺着。老婆其木格正往锅里下面条,回过头问丈夫:“哈斯,你把羊赶到哪儿了?”哈斯显得有些疲惫,他迷着眼对他老婆说:“羊在房后呢”。其木格走到炕边把大衣往里推了一下,用餐布擦着面案子,一边擦一边又说:“你还是别睡了,今天上午,永清家里的来咱们窜门儿,她跟我说她们家昨晚上狼进她们羊盘,咬倒三只羊,早上起来后才知道,三只羊都死了,你赶紧出去看羊去吧!”。其木格抬看了看后墙上的石英钟,回头对丈夫说:“现在是四点半,冬天天黑的早,你出去再放一会就把羊赶回来吧!”哈斯不耐烦地说:“羊就在咱们的房后,离家连五百米都不到,现在天还没黑呢,我就不想信这会狼敢出来吃羊”。其木格说:“你没听说狼黄昏,鬼半夜吗”。哈斯终于坐起了,他说:“你这话是听谁说的,哪有鬼啊!”。其木格也些火,她转身来到锅台边用筷子翻了翻锅里的面条,然后又说:“好,我现在不跟你理论,定狼吃了羊,再说”说完把筷子用力摔在锅台上。

天渐渐地黑了,虽然天有些冷,但羊身上有厚厚的一层羊毛,它们依然撒落在后山的四处悠闲地吃着干了的草。吃完饭的哈斯骑着摩托车来到后山把羊回来了,他把羊圈进羊圈里,回了家。家里点的是风力发电的专用灯泡,风大就亮一些,风小就暗一些。哈斯坐在沙发上吸着烟,他对他老婆说:“你去看看羊少了没有?”。其木格在炕上坐着,她手里挑着毛衣,虽然灯光有些忽明忽暗,但还是能看的清的,她一边织一边说:“小心使得万年船,防备一下总是对的吧!”。哈斯笑了笑说:“你的汉文化学得可真不少啊,又是织毛衣,又是说汉话,还整一些我听不太懂的汉词,真有一套”。其木格说:“咱们邻居就是个汉人,能学不会吗,生活中总要和他们相处吧,哪像你,就知道跟一帮狼朋狗友喝酒”。

冬天草原的夜晚不是那么平静,有羊盘上狗叫声和羊的倒嚼声,有从山里传出的狼的长嚎声,还有呼呼的寒风声经略着草原。其木格从屋里出来,她来到窗台边把挂着的棉帘子放了下来,又来到羊圈边看了看里面。她用手电向里面照着,羊紧挨着安稳地卧着,反出一对对绿光,看着其木格。忽然她听到后山里传出来的一声长嚎,她先是吓的愣住了,后来她转身跑回了家,跟丈夫说:“不好,后山有狼在嚎叫,怎么办?”哈斯笑着说:“看把你吓的,这还牧民的老婆吗,那我要是有事出门的话,你是不是连家门也不敢出了”。其木格说:“现在怎么办吧!”哈斯说:“根据我的经验,它今天晚上肯定来,好了,先睡吧,你铺炕吧,我困了”。其木格把手电放到茶几上后说:“你不下夜?”哈斯喝了一口茶水,漫不经心地说:“我放了一天羊累了,要不你下吧!”。其木格说:“我不敢,我一女人家,我怕狼把我吃了”说完后就挨着丈夫坐下了。哈斯忍不住笑了,他说:“先前夸了你几句,把你夸出毛病了,我跟你说,狼一般是佛晓的时候才出来,因为那会是人民睡觉最酣时候,学着点儿,来让我亲你一下”说着就去抱他老婆,其木格躲开了,她站起来后说:“行了,孩子都十几岁了,还来这个”然后去铺炕去了。哈斯给身边的火炉子里加了几块煤,就起身来到炕边脱衣服,并对老婆说:“到凌晨四点多叫我”。其木格一边铺被褥一边说:“知道了”。

半夜的时候天越发黑了,风劲儿也更大了,哈斯家的狗和邻居家的狗不停地叫着。

其木格被狗叫声吵醒了,她捅了捅旁边的丈夫,说:“出去看看吧,这狗叫的这么厉害,是不是狼来了”。哈斯被弄醒了,他转过身来对其木格说:“老婆啊,你什么时候听到狗不叫了,你就叫醒我”。其木格说:“为什么?”哈斯说:“你没经见过,不知道,我告诉你,狗是家人饲养的,再厉害也没有野性,狼是靠猎取动物来生存的,它是有野性的,所以一般的狗是怕狼的,真要是狼来了咱们家门口,咱们家的狗肯定不叫了”。其木格一时不解,看着丈夫,哈斯说:“行了,别看了,你想干什么?”。其木格笑了一下说:“行了,还我干什么,是你想干什么吧!别想了,睡吧”。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哈斯家的大黄狗的叫声频率少了,声也小了,慢慢地就不叫了。不到一百米的邻居家的狗也叫的少了。哈斯忽然坐了起来,他把身子挪到炕头边儿把灯拉着后,就开始穿衣服。其木格也醒了,她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说:“用不用我也跟你一起出去,也好有个照应”。哈斯一边穿衣服一边笑着对他老婆说:“不行啊,我怕狼把我老婆给吃了”。其木格也笑了,她说:“那你小心点儿,把手电拿上,出去的时候手里拿根棍子”。哈斯点了点头,不大一会儿,他穿起衣服下了地,拿上手电出了门。哈斯一手拿着一根棍子,另一只手拿着亮着的手电在屋四周转,没发现什么异常,走到东墙角下的时候,他又拿起手电照四周,手电光照在一个类似狗大小的物体上,两蓝光反了回来,哈斯立刻警觉起来,他提起手中的木棍,向那两道蓝光走去,目地是把它赶走。当他向狼走去的时候,那只狼它也不跑,也在转着走,跟哈斯兜圈子。哈斯向狼那边跑去,那只狼也跑,总之在一定范围内,哈斯追不着。哈斯停下了脚步,那只狼也停下了来了。哈斯知道追是追不上的,他就在羊口跟前来回转着,因为天冷,他不能停下了。狼在门前的不远处看着哈斯,它似乎在等待机会,或者是等哈斯回到家后,它才行动,它是很智慧的。就这样哈斯跟那只狼周旋着,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那只狼走了。可能是它觉得没希望了。哈斯又等了一会儿,他才向家里走去。

几天后,我在邻居家坐着,听他们谈起哈斯跟一只母狼周旋的事,他们都庆幸地说:“那晚幸亏哈斯出去了,要不然不知会损几只羊,真是谢天谢地”。我也点了点头,但我又‘唉’了一声,有人不解的问:“小张,你唉声叹气的怎么了,你什么意思?”我笑了笑说:“别误会,我只是想,假如那只母狼那天没吃着东西,又会去向何方,如果它也有孩子们,也许等待着母亲给它们带回食物。而它们的母亲为自己的生存或者为了自己的孩子们,又要行走多远的路,给它的孩子觅食。狼再恶,也只是为了生存,羊再善,也有不要羔的羊。

在草原上。狼,那叫声;除了给牧人们提高警惕外,还给寒冷的茫茫原野的夜色中频添着无限的苍凉与伤感!

相关讨论

相关讨论

表情

更多讨论>>

小小书的其他作品

小小书的书友榜

捧场 | 留言

小小书的粉丝